2020銀行業還要做好四件大事

發布時間:2020-01-13 17:01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這一年是“全面小康”宏偉目標的實現之年、“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也是“三大攻堅戰”的最后攻關之年。

  被視為中國經濟政策“風向標”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于2019年12月12日在北京閉幕。會議通稿共出現29個“穩”字,“穩”仍是今年經濟工作的核心要點。

  在嚴峻的大環境和艱巨的任務目標之下,金融業同樣面臨不小的考驗。在這樣一個特別的年份中,銀行業將上演哪些“重頭戲”?

  攻堅小微企融資難題

  “近兩年降成本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的基礎上,力爭銀行業小微企業融資綜合成本再降0.5個百分點。”

  記者多方采訪了解到,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仍將是2020年銀行業的工作重點之一。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更好緩解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此外,會議還提出了大銀行、中小銀行、農村信用社等金融機構的改革方向。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會議中所指的“大銀行服務中心下沉”主要是強調大銀行要在普惠金融中繼續發揮頭雁作用,“中小銀行聚焦主責主業”主要是要服務當地企業、服務特色產業、地區居民;“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通過完善法人治理、提升管理能力,加強服務“三農”的能力。

  “去年,在政策的支持下銀行普惠金融業務取得了長足發展,且不同于傳統側重于抵押、擔保、有形資產等授信審批制度,開始不斷探索適合于普惠金融的授信審批制度及方法。”蘇寧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高緒陽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銀行已經形成了較完整發展普惠金融業務的方法論。“今年,普惠金融將繼續迎來快速發展時期”。

  銀保監會框定了2020年小微目標,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指出,要在當前11.32萬億元余額的基礎上,力爭2020年全年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新增2萬億元,增速高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五家大型銀行增速在20%以上,進一步擴大小微企業信貸服務覆蓋面,力爭再增加300萬戶以上;在近兩年降成本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的基礎上,力爭銀行業小微企業融資綜合成本再降0.5個百分點。

  “不過,2020年銀行業在資產質量方面仍面臨一定挑戰。”某大型基金公司銀行首席分析師李明(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銀行是經營風險的周期性行業,資產質量波動有其客觀規律,不良率的提升將增加銀行惜貸情緒。

  李明指出,想要平衡好發展普惠金融及資產質量的問題,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考量:一方面需做好有效客戶的識別,通過歷史數據積累、科技賦能等手段在信用下沉過程中控制風險;另一方面以合理的定價、合理的信用成本來經營風險,例如通過風險溢價獲取、適時加大核銷處置、穩定資產質量的方式保證自身名義不良率的穩定。

   多渠道補充資本金

  “市場認可度高、行業排名比較靠前的中小銀行將更加容易發行永續債,也更加容易發行其他資本補充工具。”

  2020年中小銀行的生存狀態也備受關注。

  2019年以來,監管層相繼出臺了針對銀行資本補充的支持政策,以求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

  據Wind數據統計,2019年共有15家商業銀行發行5696億元永續債。尤其值得關注的是,3家中小銀行徽商銀行、臺州銀行、威海市商業銀行進入永續債市場,合計發行永續債146億元。

  高緒陽認為,2019年雖然資本補充方式得到一定改善,但仍局限在多數大型銀行范疇內。“預計2020年,永續債的發行范圍將逐漸覆蓋到中小銀行,但是不會覆蓋全部銀行”。

  “具體來說,市場認可度高、行業排名比較靠前的中小銀行將更加容易發行永續債,也更加容易發行其他資本補充工具。”在高緒陽看來,中小銀行資本補充的實質難題主要來自兩個方面:第一是市場認可度,主體評級、行業口碑等都會影響中小銀行的行業認可度,進而影響其資本補充的難易程度;第二是銀行自身的經營管理水平。

  那么,中小銀行該如何改變現狀?

  高緒陽稱,隨著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買方投資人對銀行的理解越來越深刻,通過年報、財務報表和實地調研可以比較清楚地了解一家銀行的實際經營管理水平,挑選出具有投資價值的銀行。所以,中小銀行想要順利補充資本,一方面要維護良好的企業形象,另一方面更要扎扎實實地提高自身的經營管理水平。

  銀保監會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末,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85%,較上季末增加0.1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84%,較上季末增加0.44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54%,較上季末增加0.42個百分點;流動性比例為57.02%,較上季末上升1.25個百分點。

  興業研究策略分析師郭益忻認為,目前商業銀行收入承壓,資本的內生積累相對有限。無論是消化未來可能暴露的資產質量問題,還是應對表內外業務的轉型需要,商業銀行都需要資本予以支持,因此持續的資本補充必不可少,尤其是中小銀行。

   落實對外開放舉措

  “隨著金融開放的不斷加深,也為中資銀行學習國際先進業務經驗和管理體系,構建更合理的風控及公司治理結構提供了機會。”

  2020年,對外開放再啟新征程。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對外開放要繼續往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方向走”,并提出進一步擴大高水平開放的具體實施措施:包括進一步加強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繼續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等。

  “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對外開放工作,例如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布的金融業對外開放11條措施,銀保監會發布銀行保險業12條開放新舉措,證監會發布資本市場‘深改12條’,外匯局取消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等,在一系列政策推動下,外資機構準入門檻逐步降低,業務范圍進一步擴大,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也得到國際認可。”溫彬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

  中銀研究院宏觀組周景彤團隊也指出,2019年,我國對外開放取得新進展,《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9年版)》由2018年的48條限制措施縮減到40條,積極提高外商投資在高端制造業和金融服務業等領域的占比,在全球跨國直接投資總規模持續下降的背景下,我國吸引外資逆勢增長。從政策取向上來看,未來我國開放的大門將越開越大。

  對于2020年銀行業在對外開放領域的著力點,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武雯認為,主要著力于三方面:一是發揮自由貿易賬戶本外幣合一、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合一、與國際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的政策優勢,為客戶提供安全、便捷、高效的跨境結算、匯兌、融資和投資等綜合金融服務;二是依托自貿區分行特色化經營優勢,有機整合自貿區業務、分賬核算單元業務和離岸業務,擴大自貿區業務的輻射效應;三是利用外幣離岸賬戶稅收優勢及自由貿易賬戶的幣種優勢,加強整合和聯動,打造服務非居民客戶的綜合金融產品體系。

  那么,金融業大門敞開,對我國銀行業影響幾何?

  “外資機構的進入,總體而言對我國金融業沖擊有限,機遇更大于挑戰。”溫彬指出,一方面,外資機構在我國的規模較小,中資機構經營基礎較為扎實,四大銀行位列《銀行家》“2019年全球銀行1000強”前四名,金融各行業競爭力都在穩步提升;另一方面,我國金融監管有力得當,不僅在歷次金融危機中保障了穩定,而且還成功化解了部分中小銀行的信用風險,這在國際上首屈一指。因此,面對外資更大規模進入,我國完全有能力保持金融市場穩定。

  李明補充稱,隨著金融開放的不斷加深,也為中資銀行學習國際先進業務經驗和管理體系,構建更合理的風控及公司治理結構提供了機會,并拓寬中小型銀行的資本補充渠道,為后期發展注入活力。

   金融科技助轉型

  “金融科技給銀行業的轉型變革注入了新動能,在資產負債、中收、運營管理、風險控制、客戶體驗等各個領域都得到了充分應用。”

  金融科技正深度重塑銀行業態。2018年以來,各家銀行積極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目前已成立的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數量已達10家,其中3家為大型商業銀行,6家為股份制商業銀行,1家為城商行。

  銀行業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也與日俱增。例如,2019年4月,招商銀行發布《關于修訂公司章程的公告》指出,為保持金融科技戰略的長期性和穩定性,“每年投入金融科技的整體預算額度原則上不低于上一年度本行經審計的營業收入(集團口徑)的百分之三點五”。

  2019年上半年,平安銀行IT資本性支出及費用合計同比增長36.9%,線下持續復制推廣“輕型化、社區化、智能化、多元化”的零售新門店,全國已開業211家新門店。

  國有銀行自然不甘示弱。比如,交通銀行早已啟動信息系統智慧化轉型工程,信息化建設總投入將逐步增加至當年營業支出的10%,并啟動金融科技人才萬人計劃,計劃將金融科技人才占比從5%左右提升到10%以上。

  國家政策也給這股金融科技之風鼓了把勁。央行于2019年8月印發《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這是我國金融科技領域第一份科學、全面的規劃,未來一段時間金融科技工作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發展目標、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得到明確。

  “展望2020年,銀行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預計仍會持續加大,以適應行業轉型升級、助力實體經濟發展的需求。”李明稱,中國是金融科技發展最快,也是應用程度最廣泛的國家。銀行業想要更好地發展金融科技,需要對標互聯網行業,在機制及打法上進行升維。

  李明進一步指出,商業銀行通過探索應用最新技術,對既有的底層架構、服務流程、產品體系、風控模式進行深層次重塑和優化,實現從封閉到開放、從工具到平臺、從人腦到AI、從場景到生態的重大升級。“金融科技給銀行業的轉型變革注入了新動能,在資產負債、中收、運營管理、風險控制、客戶體驗等各個領域都得到了充分應用,幫助銀行不斷優化管理流程和產品服務,有效地實現轉型發展的差異化和特色化”。

  不過,李明也坦言,成本投入較大仍是目前銀行業發展金融科技面臨的主要難題。同時,對于中小銀行而言,規模效應明顯弱于大中型銀行,同樣的投入無法達到大中型銀行的規模經濟。預計2020年中小型銀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劣勢會逐步顯現,并逐漸呈現分化局勢。(馬嘉辛)

   

  責任編輯:肖佳藝

pk10冠亚和值漏洞 中首投资 江苏快3基本走走势图 3d今晚试机号金码关注 查看福建22选5走势图 河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融资融券是怎么 免费两码中特永久公开王中王 上海11选5预测中奖方式 大乐透下期预测专家最准确 福建22选5开奖几点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牛彩网 股票模拟盘软件哪个好 2019年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双汇发展股票 陕西快乐10平台
中首投资 江苏快3基本走走势图 3d今晚试机号金码关注 查看福建22选5走势图 河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融资融券是怎么 免费两码中特永久公开王中王 上海11选5预测中奖方式 大乐透下期预测专家最准确 福建22选5开奖几点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牛彩网 股票模拟盘软件哪个好 2019年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双汇发展股票 陕西快乐10平台
中首投资 江苏快3基本走走势图 3d今晚试机号金码关注 查看福建22选5走势图 河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融资融券是怎么 免费两码中特永久公开王中王 上海11选5预测中奖方式 大乐透下期预测专家最准确 福建22选5开奖几点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牛彩网 股票模拟盘软件哪个好 2019年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双汇发展股票 陕西快乐10平台